— ⭐️深海盐荒🌙 —

然后【弈明】

  弈星突然想,其实明世隐的腿真的好看,本身人就长得高,那肌肉的线条别提多漂亮了。

  不过他也就是想想,觉得这样挺不好的,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师父,哪怕现在人都没有个影了也不该那么想。

  要是他没奉茶拜师,没得了明世隐那么多指点,没住在这个明府,甚至还在路边讨生活,只是个没人要的小孩,脑子里也没那么泛滥,尚且不懂什么叫尊师重道。他就大可以这样想。

  但这样一来,哪会有之后那么多事情,他又更加不会知道太史局大人的腿是如何漂亮了。就算说出来别人也只会当他做春梦到高官头上去了,对他的话不仅不信也是不敢乱说的。

  

  他这么想多了,觉得挺无聊的。

  明世隐不见之后,到处都在含蓄的传,说那方士是随了牡丹一起入冬长眠,当不愧他牡丹方士的名号。直白点就是花落人去,皇宫是个吃人的地方,人人都薄情的很呐。弈星低头揪了片院子里的牡丹,过了天冷的那些日子,倒是一个赛一个的艳丽。

  确实薄情。

  

  弈星会这么想倒不是无道理。第一是他真的看到过,那被繁重袍服也掩盖不住的完美形状,当真没了掩盖的时候入眼是白花花的。闪眼睛的狠。第二他是怀着点不足为道的小情绪,毕竟明世隐要是在的话,定会看出些什么,走过来说上他几句。他挺想的。

  这一晃神,都不知道过了几个年去了,明世隐最忙的时候也没过这么久不回来。弈星记得他说过,忙碌大半生,其实不过就是想要个能回的地方,明府挺好的,种这么多要人侍弄的花,不能放着不管,等着自己回来呢。

  那是明世隐赶着时辰起来去升早朝,同赶早去棋室的弈星一起出门后边走着边说的,他的衣服细软,早上的凉风一吹就见那宽大的袍子下的胸腹和手臂轮廓。弈星打了个战栗,不敢再看了。

  弈星想说,这花是挺难伺候的,再不回来怕是都要被自己糟蹋完了。但他要上哪说去呢,是他坚持没给明世隐弄个地下住,总想师父要是回来了看到该不高兴的。但现在弈星安静的捻了捻手里的花瓣,又不是很坚持了。

  花也不是真的被他糟蹋了,虽然没明世隐在的时候那么漂亮,但终归不会落了满园春色,要夸夸他的。如果内心里这些话给人听到了,大多都会让人觉得不忍心,明里暗里的叹息一声,因为大家都觉得明世隐没了,那牡丹方士都多少是很远的事情了。总不会真是牡丹变的,修炼几年又变回来的精怪。

  

  明世隐的房间还留着,弈星睡不着的时候总是呆在里面,不时总要清扫浮沉,偶尔是坐在明世隐喜欢坐的地方看点书,平时最多的是躺在床上,垂着眼,多少看上去有点羞赧的发呆。房间里很安静,枕套有点甜甜的气息,那是院子里的牡丹花香,叫弈星生出其实师父还在的错觉,稍许得到了那么一瞬间的安慰。

  那些夜里弈星总是翻来覆去,到后半夜才含糊入梦。

  梦里的内容总归会是那些快要被忘掉的东西,明世隐跟他说过一生很长,痛苦的事情能靠下棋来遗忘。弈星从来不会怀疑师父说的。他看到手中的棋子一颗颗落在棋盘上的时候,会不由感到轻松很多,同时,又会感到喉咙在哽咽。

  然后醒来。

评论(3)
热度(71)

2018-11-13

71

标签

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