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海盐荒🌙 —

当弈星变成了幽灵

00


弈星的死并不是计划,而是意外。


01

这和明世隐算出来,拟定好的HE有很大出入。甚至弈星死后还少了一魂一魄,倒是没有变得痴傻,只是拘在了小小明府哪儿都去不了,要么哪天魂飞魄散,要么就以灵魂之态一直徘徊。

明世隐脱去的手套下蜿蜒一条狰狞的咒文,像是掌心划开了一道血痕,他没顾,左右无非是力量反噬,可惜以后再不能耍些徒手搓花的戏法罢了。

他弯下腰拾了弈星常挂腰上的棋盘,复把手套搭在那套墨画山川的披风上,偏过头对弈星说,我拿这个跟你换。

然后起一把火尽数烧了。

弈星看着明世隐的手,灵体状态下居然也能觉着酸涩得想要落下泪来。

师父,换个别的成吗?那是我最喜欢的小棋盘啊。


明世隐:我不,我手套都烧没了。


02

明世隐坐在牡丹圃里,白衣角沾了点泥点子,看着一边摸了摸花透了一手的弈星,吸了吸鼻子,随即又想到什么乐的笑了一声。

吖星你都到地下了还想着祸害我的花啊?

问完他也没管弈星要个回答,低着头继续道,我教了你这么些年,你也学不会算卦养花,也就只下得一手能上台面的棋了,唉,结果殊途同归,成了跟我一样不随时间变化的存在……

然后明世隐他不乐了,叹口气,把自己说得都伤心了。

弈星飘过来想了想,说,其实也还行,反正我以后是不用吃阿离做的饭了。

本来正在悲春伤秋的明世隐,抹了把自己刚刚挤出来的眼泪,看着弈星久久后,慈爱的说道。

没事,师父给你插两筷子上去,你就可以吃了。


03

冬天里的裴擒虎看着弈星。

终于得出自己的思索结论,感慨道,真好死了就不觉得冷了。

然后他紧了紧自己身上的毛边小夹袄。

明世隐恰巧路过,闻言瞧了眼在那仍然穿着当年烧的那套衣服的弈星。抱紧了自己的暖手炉,问弈星,要不再给你烧几件换着穿?

弈星舞了舞袖子,老实回答:不用了。

结果被明世隐一句,我看着你冷,为理由拒绝了,然后收获了他的一大叠冬装。

弈星:师父我不冷,真的。



——

随便写个脑洞,没了



评论(5)
热度(53)

2018-12-19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