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海盐荒🌙 —

匆匆人间【亮瑜】

老夫老妻前提
——

当他们老了,周瑜和诸葛亮最大的乐趣就是早早起来拎着几年前养的红嘴蓝鹊去散步。
那架养的鸟,他们也不兴绑着,就任他绕小区那棵大榕树上转悠。
诸葛亮端两盒棋子,手腕上还挂着瓶保温杯,周瑜倒只提一棋盘,慢悠悠的走,最后坐那榕树盘的石凳上,两个人下几盘棋。
周瑜可嫌死了诸葛亮喜欢摸棋子的坏习惯,他拽他手过来把那几颗微凉的蛤碁石棋子摸出来。
那棋子同着现在压在手下的榧木棋盘都是周瑜他家留下来的,诸葛亮说喜欢下棋,他就从老宅搬了来。
他一边把黑子放回棋盒里一边叫诸葛亮自己倒水喝点,顺便暖暖手了。
诸葛亮笑嘻嘻的倒着热茶进保温瓶盖里,待茶温热温热了便递给周瑜,这是现在这些年才出来的习惯,以前的周瑜说什么都不爱喝热水,半大不小的人了还喜欢贪凉。
刚恋爱那会儿诸葛亮总说他,但冬天给买的秋衣秋裤周瑜说不穿他也没任何办法,只好把自己武装的暖和去握周瑜的手。
结果这么多年来后,倒是反了过来,周瑜一边喝水一边摸着诸葛亮捂不暖的微凉指尖直叹气。
周瑜心里想,这么多年了始终没得领个结婚证,孩子也没领一个,他怎么会心甘情愿跟诸葛亮绑在一起这么多年。
那红嘴蓝鹊飞了下来,站在周瑜肩上轻轻一跳,似带起了清风,吹动杯里的热茶,淡淡一小圈的涟漪,却吹平周瑜晃起的心神。
诸葛亮问他,想什么了?
我在想茫茫人世间匆匆岁月里是什么歌的歌词。周瑜说。
那你想到了吗?诸葛亮问,不甘心的摸了摸刚刚被鹊轻轻啄了一下的地方。明明是两人一起养的鸟,还是自己选的,可却分明比较亲近周瑜。
周瑜没有回答,看了看棋盘后笑了。

那棋盘上的白子本该入了死局,黑子却刚巧落下一子让白子成了提子开花三十目。
像学生时代,阳光透过窗帘撒一片柔软光辉,诸葛亮一边说着你怎么什么都要争个第一?又一边去挽自己的裤脚,喷的医务室都是云南白药的味道后,伸手揉他的脚腕时,周瑜想他其实并不讨厌诸葛亮。
又像是久别重逢,哪管世殊事异,诸葛亮一如既往的踏在自己前方,还是当年那个成绩榜上当之无愧的第一名时,周瑜想其实他很喜欢这个耀眼的存在。

才有道是匆匆人间,细水长流,甘心情愿爱着你。

……

当周瑜查出阿兹海默氏症的时候,他没顾得上自己咯噔一下的心情,先安慰起诸葛亮了。最后他们从医院出来后一路无言,只是默默牵着手,慢慢的走着这段十几年来也从未有觉得如此长的路。
周末午后两点半的阳光暖洋洋的撒进来,诸葛亮给周瑜开了满满一大盆的瓜子,周瑜吃着盆说是奶油味的炒瓜子,挪了挪位子拍拍沙发,叫诸葛亮别剥了来一起吃。
这个下午他们说了很多很多,周瑜说你剪个指甲吧,说这瓜子味道太淡了还是五香的好吃,最后诸葛亮说没事的,周瑜抱着盆的手一紧,侧目去看诸葛亮。
年轻时曾看过“要是自己得了绝症该怎么办?”此类的问题后的周瑜对诸葛亮说,要是我病了,你绝对不要来看我。其理由自然是想把最完美的一面给喜欢的人看。
而现在的周瑜不年轻,他握住诸葛亮伸手过来握他的手,久久憋出个笑。
狼狈也好,不堪也罢,就连愚蠢展现出来也无纺。周瑜说,你要看着我。
好。诸葛亮回答他,要是你记不起我了,我可以一遍遍的告诉你,要是你找不到家了,我会去找你,走多远都会找到你,要是你傻了,我还聪明着呢。
所以没事的,诸葛亮握紧了周瑜的手。

……

感情是什么样子的呢?又该如何用文字去记录名为爱的心情呢?
手机备忘录里写的的东西哪怕最后没有什么用,周瑜也在还记得什么的时候开始记录下他和诸葛亮之间的点点滴滴,而更多的是诸葛亮这个名字。
他在想,哪怕以后自己说不出我爱你,也至少要记住了这个名字。但“你是谁?”这个问题真的太过残忍和绝望。周瑜想避免,他不想让诸葛亮面对会问出这样问题的自己,甚至想自暴自弃的逃开,逃去只有他的角落。
但是,因为太爱了,逃开说得简单却比遗忘要更加难熬。周瑜捏紧了手机,他想最后任性自私一回。
而这些事,诸葛亮怎么可能没有发现呢。
他早就做出了最坏的打算。他想,哪怕周瑜不记得他了,他也会永远陪在他身边,告诉他看着他爱着他。

可是,他们都没想到,诸葛亮会被周瑜第一个遗忘。
失去记忆的周瑜,只留下了骨子里的骄傲,足够的温柔和对这个世界勉强的认知。
在周瑜摸着自家鸟笑着问诸葛亮“你是谁?”的时候,诸葛亮突然失声,他忘了自己曾打算的该说些什么,忘了该做些什么……他只是哽咽。
他怕了。
他想要继续爱周瑜的权利,也害怕开始遗忘的周瑜不再拥有对自己的爱,所以他说了我们只是朋友,在他看来,这样的身份其实多少有点贪婪。

这个世上的无奈太多,是诸葛亮和周瑜年少初露锋芒时,周瑜不论如何都觉得自己比诸葛亮差上那么些,也是当他们走到最后,诸葛亮没有办法将他们的关系坦白对周瑜坦白,只能回答一句知己朋友。

周瑜逗弄着手上的红嘴蓝鹊,他怎么也想不起眼前这个自称是自己朋友的人,到底该如何称呼,他有些茫然,试图从身边什么东西分辨出什么。
可那到底是什么呢,周瑜皱起眉头,他总觉得有那么些违和感,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是他给自己递热水的时候,总会说那句,水温刚好你别等冷了再喝,是家里只有的一间主卧一间次卧,可怎么看这间次卧就不像有人常住的样子,是在周瑜对着手机锁屏发呆的时候,他教自己指纹开锁时却不小心直接打开了。
他总是会将话藏那么点,只说上一半,藏着退着,带着小心和顾虑。

……
也许该去庆幸手机里的备忘录并不是无事于补。
周瑜有些颤抖,手机便摔到了一旁。他在没开灯的夜里闯进次卧,对上目光明显错愕的诸葛亮问:“你到底是我的谁?”声音是他不敢想象的沙哑,“我是指……朋友以外的。”
诸葛亮也很自私的想过,要是什么都不记得的是自己就好了,觉得比起遗忘的人和被遗忘的人。
总是被遗忘的那个人更加难过。
不过他不舍得周瑜难过,于是草草结束了这段想象。
但诸葛亮也不会是什么都知道的,什么都能做对的,这在感情上的问题非常明显。
在周瑜问他:你是我的谁的时候,诸葛亮才知道,遗忘和被遗忘,都是同样的难过。

哪怕是在看不清,诸葛亮听到周瑜的声音,便下意识抬手,抹掉了周瑜不自觉落下的泪。
他用指腹摩挲过周瑜被岁月留下了痕迹眼睑,红着眼眶干涩的道着歉,再将一切都说清楚,握在一起的手在夜色下同样苍白。
从这天后的第一天是,第二天也是,第三天也是……直到周瑜开始说不太清楚话,情绪也开始不稳定起来。诸葛亮也还是会在周瑜睁开眼睛的时候,说一句早上好,我爱你。
诸葛亮知道周瑜还有些零散记忆,不过是有关“诸葛亮”的一切却什么也记不清。
但是他想要知道,想要记住我是谁。诸葛亮想。这就足够了。

而当周瑜不知道从哪翻出那已经积了浮沉的榧木棋盘和棋盒,难有的口齿清晰同他说话时,诸葛亮愣了好久。
他听见周瑜在问自己,茫茫人世间匆匆岁月里是什么?恍然中就像时间回溯到了往日里他们下棋的午后。
诸葛亮摸过周瑜手里的棋子,擦了一手凉意和灰尘后回答,那是一首歌的歌词,歌名叫甘心情愿爱着你。然后他看见周瑜笑了一下,像冬雪融化,春风拂境。
诸葛亮的眼泪突然就下来了。

这是他奢望的奇迹。

最后诸葛亮想,反正他们也不缺这么最后几年了,到时候便随着一起同去好了。
所以又有道是,匆匆人间,终不由己。

——fin

评论(3)
热度(34)

2019-01-06

34

标签

亮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