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海盐荒🌙 —

从容【弈明】

是薛定谔的利用
……
 
  “人自当是该听天由命。” ——明世隐思忖,露出了优雅的微笑,那笑容却仅仅浮现在脸上。他终究还是没法对于弈星的死真正的释怀。

  刚捡到弈星的时候,他不过才是个六岁的小孩。明世隐说到此处时,顿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了下去。那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但对于我来说,其实也没有多久,而那些较之再久远些的往昔,现在想起来也不过是像昨天一样。
  那时的弈星看起来难免有些不太符合年龄的矮小,蜷缩着只露出一半的小脸,鼻子红通通的,头发看起来很乱,脸颊也脏兮兮的,眼睛……若是让明世隐一一道来,简直没完没了,说得全不成个模样了。
  但是明世隐又说,虽然小孩的指尖都冻的冰冷了,掌心却像握着团火,温温热热的攥着自己的衣襟,眼神里虽然有着防备,却是安静的任他抱着。
  弈星很乖,没要求,没什么偏爱的,学习也很用心,每天的精力像是用不完的粘在明世隐身后,总之是个很好养的。
  大了就更加了,少了很多琐碎的事情要明世隐来看着,除非是在棋室被人拖住了,迷路没了办法之类的,明世隐要亲自出来领他,除此之外还真没什么了。
  印象深刻点想来想去不过几件事。
  有小时候嫌弃药太苦了,便偷偷挖了牡丹田把药倒进去埋,最后就秃了那一块没长出牡丹,一早起来就慌慌的爬上明世隐的床,只搂得到腰,蹭着小脸在被窝里道歉,憋着嘴认真的说自己再也不偷偷埋药了。
  有第一次去棋室时,虽然弈星已经长大了些,总不会像小时候会往明世隐身后躲,但会仰着头攥着自己的衣角看着明世隐,显得有点茫然无措。
  叛逆期都没来就先把青春期过了,半步就踏实了大逆不道,已经长高到足够环到明世隐的肩膀,埋着头支支吾吾的说喜欢。
  和回头深刻眷恋的眼神,颤抖吻上来的唇。
  以及最后最后茫茫望过来的一眼…
  
  
   有人问明世隐,您后悔吗。对于这样的问题,明世隐全无感觉。至少在别人看来,他像是全无感觉。无论别人多提句什么,他仍是神色不变,或默默淡笑着,或直接回答句不会。
  与此之外更多的时候他会直接转身走人,只留一个背影,到底是什么表情,没人看清,也看不分明。
  后悔吗?明世隐想,后悔,但值得。这毕竟才是明世隐带弈星回来的目的,而不是他突发奇想要养个徒弟。
        但他一声叹息,久久又喃喃一句悔了。
  
  冬天来的很慢,于秋天漫长的余温,叫人生出春日的错觉。但冬天到了,像是沉睡的时光突然苏醒,冷扑扑的迎面而来。
  遮掩着屋檐的梅树,枝条被雪压折了好几次,花瓣都蜷缩起来。
  好像,真的是过了很久很久。又或许是,因为这几年格外艰难罢了。
  弈星活着的时候曾住这间院子,少有的仆从也早已经四散而去,一个人也不剩了。 那些曾经既少悲哀,又少喜悦的日子里,其中那种慵懒的安稳,也是再寻不见了。
  但曾经师徒间对话,却偶尔会在明世隐的而耳边响起。明世隐闭起眼睛,又什么也没听到,然后他睁开眼睛,说了句什么后,俯身浇了一盏温酒在弈星的衣冠冢上,有冷风呜呜吹过似哭泣。
  那是明世隐自己给弈星立的,到底是养了几年的徒弟。小孩下场不好,皇家里的尸骨没几个能找的齐全,更何况是过了刑的。
  
  明世隐想,他的悲伤怎么表达都叫人觉得该,就连他自己看来也显得讽刺。可是如今,身体和心绪都万分疲惫。
  罢了。
  人生是一场漫长的修行,最后却不过是从容。

评论(4)
热度(73)

2018-08-06

73  

标签

弈明